6月30日,成都市武侯區新希望大廈外,一名男子帶著14個人集體下跪,手舉標誌牌向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暢借款100萬元治病。該男子名叫莫向松,21歲,四川宜賓人,成都農業科技職業學院動物防疫與檢疫專業2011級學生。去年11月,他被確診患急性白血病。他的行為引發了爭議,有人同情其遭遇並支持他的勇氣,但也有不少人質疑其道德綁架。(7月3日《新京報》)
  人都有求生的本能,莫向松正要離開大學去嘗試生活中多元的可能,活蹦亂跳的生命卻被急性白血病禁錮,此時他急於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,所以才會“策劃”出“裸曬曬死癌細胞”和跪求富豪借100萬治病。莫向松賭上了自己的一切,舉行了一場求生的行為藝術,獲得社會關註是他最後的希望。
  跪求富翁花錢救自己一命,和“嗟來食”並沒有多大差別。莫向松在公共場所下跪,試圖通過矮化自己的尊嚴,就像俯首稱臣,進而依附對方,從而攀上關係。此時,富豪被逼到了懸崖上,若是就坡下驢,就會自動獲得道德高帽,若是不肯就範,會被認為冷血見死不救。除了道德綁架之外,這也侵犯了對方權利。因為,即便富豪做慈善,也是針對群體的,而不是被每個人追問,你幫不幫我,你如何幫我。倘若如此,每個人拔一毛,富豪也成禿牛,社會資源受損,而我們也會遭遇類似形式的拔毛。
  莫向松的求生行為藝術,不應針對個人,而應該指向官方和民間救助渠道,例如紅十字會等基金會和民間慈善組織。如今幾乎每所大學每年都會出現大學生不幸罹患白血病、尿毒症的悲劇,家庭承擔不起醫療費用,一般都是師生校園募捐,並向社會求助。遺憾的是,官方和民間救助渠道很難延伸到校園之中,就算救助,也更傾向於救助那些有故事的人。莫向松用行為藝術為自己創造了“故事”,本應推動救助渠道延伸到普通人身邊,這樣方能利己利人,他卻選擇將壓力指向富翁,希望先救自己,只會南轅北轍。
  健康的身體被白血病侵蝕,個人無能為力,救助可能滯後,導致選擇只有兩個,跪著生和體面死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和理由,但我覺得在生病和死亡的時候,能夠儘量保持為人的體面,同樣也很重要。活著只是動物本能,體面地活著才是人距離自由意志更近的原因。北京的醫院彈鋼琴撫慰就醫者情緒,志願者對絕症患者臨終關懷,都是為了創造一個讓人體面的空間。
  而如今突然面對墳墓,我冷眼向過去稍稍四顧,只見它曲折灌溉的悲喜,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。這才知道我全部的努力不過完成了普通生活。這是我最喜歡的詩句,當明白了人對死亡承擔的責任後,才能更好地活著,僅此而已。
  文/趙查理  (原標題:跪著求生與體面死亡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w78twxamp 的頭像
tw78twxamp

梁漢文

tw78twxam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